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八荒吞气(求推荐、收藏)

热门推荐: 武侠大宗师 我欲封天 灵域 大主宰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官榜 九龙至尊 无赖圣尊 武道丹尊 大明海寇 总裁别碰我 都市巨灵神 风流小农民 九转金身决 红色大导演 我的美女俏老婆 仙灵图谱 天诛道灭 越战的血 三途志 莽荒纪 完美世界 傲世九重天 错上黑老大


    一点灵光飞入识海,就仿佛有人在灵魂深处,轻声漫语传授大道之音。www.83Kxs.com

    恍恍惚惚清醒过来的时候,桌上烫热的酒,都已经凉了。

    楚河却从心底开始往全身蔓延,踊跃着一种难言的兴奋和满足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!就是这个!九江行脉,意犹未尽,八荒吞气,才能弥补缺憾,且锦上添花。”

    玉质道人所传之法,名为《八荒吞气诀》,只是一篇辅助法门,却与九江行脉法完美贴合。

    九江行脉,囊括天下水气之变化,以此法筑基,固然是上上之选。但是天下大道千万条,虽然上善若水,却也并非能全部总结归纳。

    要结成无暇之道基,当然不是非要学尽天下法门,然后去芜存菁。这等法子,也唯有那些天生的圣人,才能做到。楚河虽然资质也算上佳,却还未有如此天赋才情。

    八荒吞气,便是在筑基的一瞬间,以侵吞八荒之气势,一瞬间吸收、容纳海量灵气,强行归于道基之中。以数量弥补质量,将道基之中的杂质排除,将瑕疵弥补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九江行脉法,依旧是楚河的根本法门。而八荒吞气则是九江行脉法的一个补充。

    是在原本的基础上,进行的升华。

    此时玉质道人清冷的声音,悠悠扬扬的传来,将楚河惊醒。

    “九江行脉法乃是三千多年前,云梦泽龙君所创,起始于九江,壮大于八荒,雄霸于四海,独步于天一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九江行脉法只是基础,需当在筑基之时补足八荒吞气诀,金丹期补足四海升腾功,元婴期修持天一生水咒,如此才能打下无上根基。”

    “那元婴以后呢?”虽然如今连筑基都不是,距离元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,但是楚河依旧好奇,且语气颇为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玉质道人知道楚河无有师门,乃是自行摸索而行便解释道:“元婴之前都是铸造根基,乃是在大道门前徘徊,不得门而入。元婴者元神之始也,一旦修成元婴,便可以元婴透析天地,自行感悟。至此再无可书可具体名状之根本法,能修到何等地步,便全靠自身对天地的领悟和理解。正是一个人一本功法,模仿旁人之道,不仅难以寸进,更会误入歧途。”

    玉质道人的意思很简单,便是到了元婴期以后,就只能学习和归纳旁人的道然后再推演自身的法门,一切旁人的功法,都只能用来开阔见识,而不能再像以前一般,生搬硬套的学习。

    因为每一个人···或者说每一个生命体的道都不同,没有两或者多个人的轨迹会完全重叠、相似。

    楚河闻言,将这话记在心中,嘴上却道:“那姐姐!不知剩下的四海升腾功和天一生水咒,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玉质道人既然高屋建瓴,能够对他讲解元婴之秘,就说明她的修为应该至少在元婴期往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四海升腾功和天一生水咒,也就不必敝扫自珍。

    她倘若有,一定也就传了,大可不必这般吊胃口。

    楚河做事,有时候虽然不择手段,但是却也并非心胸狭隘之辈。

    玉质道人说道:“四海升腾功龙君处就有,待到寿宴之时,我便向龙君讨要,想来他也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何等自信,仿佛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楚河心
净土域(好书推荐)
中便更猜测,玉质道人这个小姨子,与龙君姐夫之间,是不是真有什么特殊的瓜葛。倘若是真有,他说不得就要调整一下方案,真当一个干弟弟便罢了。

    免得被龙君当成小狼狗抓起来,活活打死,那可就冤枉的很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天一生水咒,只怕唯有洞庭龙君知道下落。这次洞庭龙君虽然前来参加寿宴,但是我与那洞庭龙君素来没有交情,想要借出天一生水咒,怕是不易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们而言,这些都是基础法门。

    但是法不可轻传,这是由来已久的道理。

    玉质道人说穿了,也只是长江龙君的小姨子,洞庭龙君未必需要给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“何必麻烦姐姐!若是姐姐能带我入得龙君寿宴,我便自己去找洞庭龙君说。”楚河饮了一口杯中之酒说道。

    软饭虽然吃了,但是骨头不能软。

    让认的干姐姐去为了自己的事情,求旁的什么不相干的人,这种下作的事情,楚河还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借着这个话茬,正好提出赴宴之事,却也是机会正好。

    玉质道人温和的笑了笑道:“弟弟你竟然有如此自信!却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那洞庭龙君脾气火爆,怕是不太好交流呢!”她倒是不担心闹出什么岔子来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长江龙君的寿宴,洞庭龙君又是其至交好友,断然不会因为些许小事,就怀了气氛,恼了长江龙君。

    楚河听闻玉质道人之言,便知道入龙宫寿宴的事情妥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想要入寿宴,确实也不太难。只怕真正的考验,还是在那寿宴之上。”楚河心想。

    又与玉质道人聊了一些话题,楚河适时的抛出一些小暧昧,却又不过火的段子,惹得玉质道人娇笑不停。时刻保持着对方对自己的兴趣。

    直到一色殿借来的天光都开始暗淡,楚河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玉质道人有些不舍,几番挽留,楚河却去意坚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留下没好处,反而会因为相处太久生出厌烦之情。

    离开了,才能拉开一段理智的距离,留有空白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感情剧烈起伏的时候,善意和恶意其实是伴随而行的,一点点好感会被放大,一点点的恶感,也同样会被放大。

    辞别了玉质道长,楚河返回蚌精碧珠的家,正巧看见杨辰空晃着大肚子在街上走,一路走还一路打着饱嗝,脸上还带着痴汉般的傻笑。

    “饱了!饱了!终于饱了啊!”抚摸着圆滚的肚皮,表情猥亵。

    楚河忽然有些迟疑,要不要上去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哟!张公子!这么巧,又遇到了!”楚河一时躲闪不及,便被杨辰空瞧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看着踱着小碎步,深怕晃到肚子走过来的杨辰空,楚河表情自然道:“是啊!原来是杨大哥!怎么样?你吃包子比赛赢了吗?”

    杨辰空哈哈大笑,笑到一半打了个饱嗝,急忙用手捂住嘴,腮帮子动了动,像是在咀嚼,然后硬哽了一下,将什么东西堵了回去,这才对楚河道:“那是当然!你杨大哥我出马,哪里还有输的可能?”

    83k小说网 www.83Kxs.com,最佳阅读空间:欢迎经常来看书并向你的朋友推荐本站,本站需要有您的支持!

贴心的  加入书签功能,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。喜欢小说无限制神话,支持作者废纸桥,就 投TA一票吧!章节错误/更新慢了

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!如不认同,请离开本站。

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5 www.83kxs.com 83k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